谁有鲍鱼的二维码


   随后欧阳轩检查了连生被碾压过的骨骼,欧阳轩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检查,一个多小时的病例检查报告观看,眉头不住的深锁,连生现在活着完全是个奇迹,他这种情况根本没有救的价值了。

   如果是一般人,欧阳轩绝对不赞成继续救治。

   连生这种情况,就算是救治,也不可能会有机会痊愈,下半身也不是躺着就是坐着。

   握着病历本子,欧阳轩站在连生的病房里面,本子放在身后轻轻拍打着,一边走动一边想办法。

   阮惊云站在外面看着,他很清楚,欧阳轩遇到棘手的事情了。

   也就是说,连生遇到了麻烦。

   欧阳轩在病房里面转悠了一会,从病房里面出来,跟着说:“我不建议连生到国外治疗,更加不建议采取保守治疗。”

   “继续。”阮惊云站在一边,转身注视着欧阳轩。

   欧阳轩拍了拍身后的病历本:“我需要全权接手这台手术,接管连生,我现在唯一能保证的是保住连生的性命,保住连生的完好,其他的没保证。”

   “什么意思?”连城古铜色的皮肤张力十足,目光依旧沉稳,欧阳轩看了看,虽然肤色不一样,但是应该是父子,他们的眼睛很像。

   “连生全身性骨骼粉碎在我看来并不是致命的,致命的是连生的脏器官受到了迫害已经出现问题,如果不马上找到合适连生的方案,他如果感染,也就没有保证了。”

   “所以告诉我什么?”

   温润如玉15岁少女比花儿还美

   连城的目光隐隐作痛,是他让连生来的,遭遇危险是他想到的,只是连生的生命太年轻了。

   欧阳轩想了一下:“我会尽能力保住性命,但是我无法保证能够站起来,将面对两件事情,第一永远躺在床上,第二坐在轮椅上,但是生命都有发生奇迹的可能,也许会站起来,只是时间很漫长。”

   “躺着?”

   阮惊云的脸色僵硬苍白,欧阳轩看着他:“如果是其他的病人,我会如实告诉他们,放弃治疗,因为连生这种情况,不光是要大量的人力物力,还需要家人的长期护理。”

   “这都不是问题,我希望连生好起来。”阮惊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。

   “我也希望,但是我必须正视事实。”

   ……

   欧阳轩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,阮惊云退回到一边坐下,心口开始隐隐作痛。

   连城站了一会:“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,需要什么告诉我,现在连生交给,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,说明有十足的把握,交给我也能放心。”

   “那我回去准备,我要联系几位师兄弟,这种手术,我一个人完成不了,还需要大量的准备工作和检查工作,失陪了。”

   欧阳轩拿走病历本,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,打给在国外的师兄弟们。

   阮惊世看了一眼阮惊云:“确定他只是个医生?”

   “不是。”

   阮惊云坐回去,阮惊世看他:“去休息一下,今天我看着。”

   阮惊云抬头看着阮惊世:“爸妈呢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稍有迟疑阮惊世说:“在安然那里。”

   阮惊云起身站起来,朝着电梯走去,进了电梯靠在上面靠了一会,到了楼下,阮惊云直接去安然那边,路上遇见欧阳轩,欧阳轩和他一起去的安然那边。

   到了地方,欧阳轩推门进去,阮惊云坐到外面靠在墙上靠着,欧阳轩看向阮惊云:“不打算进来。”

   阮惊云摇了摇头,眯着眼睛:“我歇一会,不用管我。”

   进了门欧阳轩去看安然,坐下了告诉安然和阮惊云的父母:“阮惊云在外面。”

   木清竹忙着起来去了外面,一看儿子坐在外面,立刻心疼起来,摸了摸阮惊云的脸,叫他去里面休息,阮惊云半天起来才进去,进了门阮瀚宇立刻叫他去洗澡。

   阮惊云站在门口看着安然,安然只是注视着没有任何情绪,阮惊云去洗了个澡,刷了牙,还把胡子刮了刮,从浴室出来,换了一身干净整齐的睡衣。

   阮惊云出来朝着安然走了过去,停下注视着安然,安然一脸茫然,要干什么?

   跟着,阮惊云掀开被子一角,坐下,把双腿放到了床上,钻到被子里面去了。

   病房里面还有另外的三个人,欧阳轩,阮瀚宇夫妻,安然的脸色一瞬白了白,震惊的眼睛瞪圆,刚刚开口,不等说些什么,阮惊云已经躺下了,翻了个身搂住安然:“妈,叫医生给我打一针。”

   “啊?”木清竹看的发呆,这孩子。

   阮瀚宇依旧坐着,好像根本没看见儿子干什么,但他很清楚儿子在干什么,也很清楚为什么他没有离开。

   欧阳轩是安然的哥哥,他走了安然势必不愿意让儿子留下,这个节骨眼上,他不走,欧阳轩也不能轻举妄动。

   结果,房间里就这么安静,阮瀚宇依旧看着新闻,而且都是关于他们阮氏集团的事情。

   连生出事,外面很快有人猜测是阮惊世在外面得罪了人,连累了家里,也有报道说是仇杀,更加离谱的是关于央落雪的说法。

   央落雪怀孕流产,阮惊云愤怒,必定要找出害人的人。

   这就是说,央落雪和他们阮家已经存在了某种关系。

   木清竹看儿子闭上眼睛睡着了,她才没有过去,转而去叫医生过来给儿子打了一针营养针。

   安然好像抱枕一样,当着这家人的面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呆着。

   欧阳轩的眉头拧着,这时候如果不是阮惊云的父母在这里,欧阳轩会把阮惊云拉出去关在外面。

   病房里面的气压很低,阮惊云不时的会动一动,抱着安然。

   但安然也有些困倦,不知不觉竟然睡过去了。

   木清竹一看都睡了,这才看向欧阳轩说道:“欧阳啊,看安然和惊云已经在一起了,我们要不要去拜访的父母啊,父母有没有时间啊?”

   欧阳轩的脸色极度不好,但也说不出半个不字,沉默了一会还是说:“我母亲身体不好,我父亲经年不和人接触,这件事情还要再考虑,安然前段时间小产,对她的打击很大,我希望阿姨能给安然一个考虑的空间。”

   到底欧阳轩还是拒绝的,即便这家人现在怎么对他们好,也都改变不了欧阳轩的坚决,他现在很失望,不会放任他们再来伤害安然,绝对不会。